姨父小槐府君走略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1-06-01 14:27 点击数:
姨父小槐府君走略

吴立梅

府君讳兆武,字小槐,俗作小华,以字走。系余之阿姨父,同属元房腾蛟塘里一支,与余之大父皆为嘉珮公之玄孙。嘉珮公生友良、友能两公,友良公为余之高祖,友能公为府君之大父。昆季三人,府君为仲,入继其大伯父看月公为嗣。同宗而天伦,且两家相距不过十馀米,有关密迩非同清淡。

府君生于清末,戊戌维新之翌年,庚子事变前夕。余出生之时,府君已过天命之年,其从前通过不得而知,余所知者,乃其晚年而已。

府君一生劳作不辍,常言:一日不干活,腰背就发胀。余对初级社以前之事已有记忆。府君之庄稼,收获颇丰。秋收之际,玉米、萝卜等往往盈室,无插足之地。六十年代之初,连年饥荒,府君至浅山东北垦荒亩馀,种植小麦、土豆、番薯、南瓜之类,以补口粮之不能。其时大智寺田园甚广,寺僧仅夏炳火一人,府君与我父遂为夏氏打短工,无工钱,果腹而已。

府君为泥水匠,砌叠八面山石自有其见解。该石系火山石,强硬愈常,不听锤打。府君认为强求整齐光洁则将山石之着力点置于墙身外貌,易中空首鼓,须增补著力点并使其深入墙面五六分,故府君所砌之石墙质朴自然且扎实耐久。一九七五年夏,我家披屋金字墙之三角形顶部因农忙而收工,其时府君已七十七岁高龄,不听劝阻,上架将工程收尾。

年逾古稀后,府君不再参与生产队劳作,乃买一牝黄牛,日提箩筐或背草箩上山牧牛。牛崽养大销售,往往赚钱颇丰。八面山周围,旧属四十四都,俗语“有囡不卖四十四,半年稻茬半年刺”,道其炊爨燃料之匮乏。府君遂将牛粪带回,晒干后充当柴禾。干牛粪颇为耐烧,竟优于清淡柴草。其时我村养牛甚夥,村人遂纷纷效仿,牛粪饼贴满磡头、墙根及山坡,此亦我村专有之景不益看。

砍伐大树为府君绝技。迷信者以为大树有灵性,斫树将触怒树神,府君则不信邪,周围十数里之大树众为府君所砍伐。此活颇具风险,须胆大心细,欧宝资讯眼明手快。我村之南有地名樟树脚者,原有一大樟树,树冠如云,遮盖数亩,树干需十来人方能相符抱,该树为府君所伐之最大者。事在四十年代,府君晚年忆及,犹颇自得。余现在击府君伐我家屋后之樟树,时在一九六七年夏。但见年近古稀之府君腰繫一绳,捷如猿猱,少顷间已至树梢,先往枝桠,后截树干,不半日而功成。

府君为人鲠急而炎忱,喜酒,三餐赓续,但量不甚豪;毋需酒菜,一饮而尽,常言“索粉平八面山不眼炎,只消十两黄酒便得”。于饮食不讲究,常年将装有菜肴之宜兴罐炖于灰塘。嗜醋,凡菜必添。晚年肠胃欠安,竟以此卒于一九八一年七月廿七日正午,距生于光绪己亥六月廿五日亥时,享寿八十有三。府君死之日,为公历八月廿六日,余在城听候卒业分配,未得死别,甚为遗憾。姨母为南湖吕氏桂荣公之女照卿,于三兄弟三姐妹中居长,长我母十九岁,于我家众有照拂,卒于一九六七年二月廿三日巳时,距生于光绪丁未十二月廿二日,享寿六十有一。

府君有三子三女。长子银棣,曾任中共浙江修建科学钻研所书记,屡获浙江省先辈生产做事者称号,娶富阳黄懋琴,有一子两女,定居杭城。次子嘉昌,金华雅畈农机厂木工,娶后屋葛朱花,亦有一子两女。小子洵昌,江西贵溪上清木器厂木工,娶塘头郭春芳,有一子一女。长女春香,适后山店西村杜嘉喜,有两子一女,安居洛阳。次女夏香,适楼店楼凤翔,有两子三女,落籍贵溪。小女小妹,适杭州施春法,有一子一女,亦定居杭城。

时光奄忽,府君舍世已三十五载矣,权以此文略叙其生平以寄悲思云。

公元二〇一六年仲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甥立梅谨述

Powered by 欧宝体育官网入口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168ty 版权所有